murongyun

放放自己的仙四文 慕容紫英X雲天河
大概是這幾年寫的最認真的一部文了
雖然已經變成龜速連載中

 

【情響百年迴】(序)

簡單來說,這又是新的搬家地點,雖然也是只要查一查就可以到的地方。
迷上了電玩同人,雖然這是最近一、兩年間的事。其中讓我感觸算是滿深的就是仙四這款遊戲了吧,對於天河跟女角還有紫英的感情不上不下的感覺很激動啊XDDDD
雖然身邊不少人都是雲紫的啊(Orz)
但是我實在是無法萌到......就是覺得他們的個性不適合吧。
總之開張第一篇文就貼這個啦啦啦

++++
序章、新續

“願我們四人能永遠在一起……”

已經百年過去了很久,那年的花燈節,夜空裡煙火喧騰、閃耀,即便沒有雙眼……過去四人共賞的情景猶如眼前,雖然失去了眼前光明、卻沒有失去心底的光亮,以至於有時連自己都會忘記早已失明這件事,只有某些時候,才會想起這件事。
……耳朵輕動,窗外響起肅然的風聲,雖然那御劍之術已只發出細微的風聲,他卻知道是慕容紫英回來了,雲天河站起身,同時「夢璃」也站起身子,兩人一同走到門邊。雖然看不見,但也能知道慕容紫英已飛到懸崖邊,那一頭白髮隨著風飄動,背著手肅然而立的姿勢總是不變,背上的劍匣也幾乎從不離身。

「你……」慕容紫英才踏上草地的瞬間就看到雲天河推門走出來,「不是說不用出來了。」
「沒事的,這裡的一草一木我比任何人都清楚,上午還順利地抓了今天的晚餐──啊!」話還沒說完,雲天河就踩了個坑、滑了一下,應該可以用武功穩住身體的,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寧可就這麼摔到地上。「好痛。呃、哈哈……」
「唉!」慕容紫英大大的嘆了口氣,這麼久的時間過去,已經不會像當初那樣慌慌張張的跑過去。看著地上笑著的男人,雖然知道他不需要仍然伸出了手拉他一把。
「紫英,瓊華派還好嗎?」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衣服,感覺到慕容紫英的衣袖飄過的聲音與味道,他快了兩步追上了慕容紫英的步伐。「離大哥當初說的五百年,還有一段很長的時間,這段時間你得一直回去幫忙吧。」
「也沒甚麼,這也是暫時的,畢竟我自身來說,早已退出了瓊華。掌門位子也早已傳給了適當的人選,在與不在也無所謂。」

慕容紫英先一步踏上台階,雖然知道用不著卻早已養成了習慣回頭,看著雲天河推開門進屋,「夢璃」已經先一步從灶房取來雲天河今日的戰利品,修仙已過百年,對於飲食總是少量的取用,有時甚至不吃,但跟著雲天河在一起,卻總是習於過著常人般的生活。雖然對於韓菱紗的過世非常傷感,時間一久卻相當的羨慕……回憶總是快樂的,對話當中少不了故人,不會刻意提及,卻也不視為禁忌。

「紫英,今年花燈節的時候,我想去看看。」摸索著桌上的碗筷,雲天河邊說著。
「……一起去吧。」略為沉默,慕容紫英想起了當年四人一同共遊的情景。
「當然!」雲天河笑了笑。

其實憑著他們兩人的能為,不睡不吃也不會如何,但慕容紫英還是順著雲天河的性子,和他一起躺在床鋪上兩人說著聊著,然後靜靜地睡去。
慕容紫英驀然睜開了眼看著身邊已然沉沉睡去的男人,因為看不到、所以那雙眼總是閉著,菱紗在世的時候,我們都曾經想為他尋求醫治眼睛的法子,最後倒是他自己放棄了尋求,比常人還要樂天的平和性子,有時慕容紫英也會擔心,雲天河那總掛在臉上的笑是否是讓眾人安心的舉動。但總看不出甚麼,也許他的性子就是這樣……隨遇而安。

「天河……」喃喃地說著,那聲音幾乎比蚊子拍擊翅膀的聲音還小。

雲天河動了動,自從失去了視覺,其他四感反而更加的靈敏,連這樣細微的聲音都能不自覺地做出反應,雖然他應是脫離不了沉睡的狀態,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。有時候,慕容紫英也會如此地想著,就這樣陪伴著對方的身邊,平靜地幸福也不過如此了吧。掩去自己眼眸裡的執著,慕容紫英閉上了雙眼,對於那人失去視力這件事,總是帶著點慶幸。
百年前,他還沒有明白這心思之前,尚可淺淺帶過,如今……他沒把握能掩飾得天衣無縫,只能使自己的心更加的平靜,就像風平浪靜的湖面。

(序章‧完)


评论(3)
热度(24)
 

© murongyun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