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urongyun

放放自己的仙四文 慕容紫英X雲天河
大概是這幾年寫的最認真的一部文了
雖然已經變成龜速連載中

 

【情響百年迴】(十) ‧ 上

十﹑天地初開 (上)


那一夜,玄霄在樹屋裡的床榻上端正的躺著,即便不需要睡眠,但是身體還維持著過去那樣的作息,玄霄並不戀棧過去的一切,但是對於已經習慣的作息,也不需要因為周遭環境而改變,變也是一種變,不變更是一種變,他的思考幾乎不曾被他人所影響過,除了雲天河之外。

當年的雲天青雖然算得上幾分親近,但他本身就是個不受人拘束的類型,更懶得去改變他人。雲天河倒是一個倔孩子,雖然並不強迫別人,但他決定的事就是決定了,當年尋找三寒器是如此、水靈珠是如此、那慕容紫英的事也是如此、眼睛的事更是如此。

玄霄拿這個孩子沒辦法,實在是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煩躁的周身魔氣竄動,玄霄嘴上把雲天河當成...

 

【情響百年迴】(九)

九﹑再聚首,君已非當年


雲天河的聲音,便是百年如一日。沒有一絲的變化,至少對玄霄來說是這樣的清晰,但玄霄轉過身卻看到了令他驚愕的畫面。瞬間他一身炙烈的魔氣四方亂竄,慕容紫英下意識地運起了抵禦之氣,正要將雲天河護至身後,玄霄已略過他衝到到雲天河的面前。


「你的眼!這是怎麼回事!」

「大哥﹑你別激動。」

「還是等到了地面上再說吧。」


看不見的雲天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只感覺與慕容紫英相握的手一緊。他自然地朝著慕容紫英的方向靠去。見狀,玄霄一瞬間不再說話,收斂了周身魔氣。


「走吧,去方便談話的地方。」玄霄與慕容紫英對視不過短短時間,再開口,望了不明究理的雲天河一眼。「你選...

 

【情響百年迴】(八)

第八章、含苞待初白


搖曳的水波底、光線無法透近的深淵,寸草不生。這裡連魚或是生物都難以生存,再往下卻有一道深紅的光芒不斷地散發著,就像是火焰般燎繞著。但正它擴張道一定的極限之時,一圈輝煌的金光就會閃耀到令人疼痛的地步。


『……快了。』睜開了雙眼,那兩圈火紅盈盈地閃爍著。『哈哈哈──』


那設下的禁制是五百年,但才一百多年的時間已經顯得破損不堪。在那張狂的笑聲中,這道禁制看來也擋不了太多時間了。


靠著門扉,他停下了進屋的腳步。傻傻地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,他還是不太懂,一點都不懂卻也不算,腦袋就像是...

 

【情響百年迴】(七)


第七章、契機

嘶的一聲,伴隨著一點燃燒的氣味,是火光點起來了。夕陽餘暉一轉眼就消失了,紫槐夏被村子裡的人找了去,剩下三個人進到屋子裡談後續的事情,沒寒暄幾句,納蘭甫聰從懷裡拿出了老人轉交的東西。

「甚麼?」聽到了無法辨識的聲音,雲天河直覺的詢問了。
「余老先生希望我轉交給你們的。」
「我知道了。」慕容紫英對著納蘭甫聰點了點頭,又向著看不見的雲天河說了一句,「應該是信。」

慕容紫英很直接的就打開了黃油紙包著的東西,裡頭有著一封信和一本泛黃到好像輕輕一拉就會破損的小冊。他將小冊子連著黃紙放在桌上,翻開了折的相當整齊的信,上頭慢慢字跡顯得歪斜扭曲就像孩子寫的,應該是那女孩的字。

──
劍仙,對於您的幫助,敝人跟孫...

 

【情響百年迴】(六)

第六章、情為何物

「紫英?」

扶著床沿站了起來,靠著記憶摸索著門口的方位,雲天河就這樣磕磕撞撞的終於走出了房門。紫槐夏的小屋雖然因為有時必須就近照顧病人,所以相當的寬敞,就算堆著一個又一個藥簍子也不會顯得擁擠,但對於看不見又不熟悉的雲天河,簡直是處處是陷阱的狀態。

「欸欸欸!你給我收腳!」

急切拔高的女子聲音突然破空而來,雲天河被那聲音嚇的瞬間踏出的步伐就這樣硬生生的停半空中,動都不敢動。就聽見一連串快速奔來的腳步聲,一直延續到自己面前,然後一個蹲下的風聲,雲天河只感覺自己腳下傳來竹簍竹筐的莎莎聲。

「那個怎麼了嗎?」
「好險我看到了,不然我才剛弄好的上好藥材就要被你踩到了。」紫槐夏的聲音從下頭傳來,同時...

 

【情響百年迴】(五)


第五章、波瀾再生

取代了瓊華成為近百年來最興盛的崑崙修仙門派便是蜀山,幾乎不需要任何人的誇耀,在納蘭甫聰眼裡的就是廣大的地域上有著滿滿的弟子,不愧是崑崙上第一嚴厲的門派,每一個弟子都嚴謹不浮華,即便是角落裡站著的晚近弟子也相當安靜沉著。

「……此次請各位同在崑崙修行的眾掌門人來,是為了討論有關蜀山一直以來看守的妖界入口一事。」堂上坐著的老者便是蜀山派現任掌門,而在他的身邊坐著的三位是同門的長老,似乎還有一位並不在場,這五位便是在妖界入口設下結界的蜀山一等一的前輩高人。
「高掌門,讓您如此急著召開這次的大會,是妖界最近發生甚麼異狀了嗎?」一旁的不知哪門哪派的掌門突然插進話來。
「大家也知道,蜀山派鎮守著...

 

【情響百年迴】(四)

第四章、漣漪


踏進小屋裡,永遠一成不變的景致,除了牆壁上有幾把慕容紫英新鑄的劍器,基本上這個屋裡就像是被時間遺忘了,不管是擺設還是人甚至是氣氛。納蘭甫聰看著在自己眼前款款走過的「夢璃」,現在他知道那不過是法術創造出來的幻影、或是夢影。一抬起頭就看見扶著牆慢慢走來的雲天河一手端著午飯,納蘭甫聰才正踏出一步,慕容紫英已經很自然地從雲天河手裡端過盤子。


只見雲天河鼻子動了動,那表情動作真的相當可笑,卻非常認真。「是甫聰?這次終於進來了,之前都跟紫英打聲招呼就走了。」

「雲師叔,甫聰向您請安。」納蘭甫聰淡漠的看著非常開心的雲天河,就像是個等著玩伴的孩子,雖然相較之...

 

【情響百年迴】(三)

來重發,這章本來就預計要寫個七千字了Orz
不過沒想到寫到甫聰小兒的時候,為了他的設定讓我困擾了好一陣子
其實對我來說是滿有趣的經驗,因為我的長篇文裡,多半都會自創非常多的人物
有時候只是單純為了閃過或死在路邊就拉了個新人物(被抽死)
段落跟畫面都幾乎寫好了(腳邊一堆稿紙殘屍)
就是一直接不順,終於讓我接起來了(喔耶)

好像每次接近兩萬字都會這樣扭捏一下,下一章衝過兩萬應該就會順一點了XD
希望啦......

++++
第三章、尋回

老婦人是衍城名家納蘭氏的老太君,與膝下愛子一家南下遊玩,沒想到竟遇上賊人攔路。事發之時她與小孫子因行程較慢,也正是如此才避過了一大劫,但前方探路的兒子與兒媳雖然沒看見屍首...
 

【情響百年迴】(二)

發的好慢,寫的不算慢,但是劇情有點難接啊Orz
醞釀的劇情很多,可是太瑣碎了,最後還是決定做些刪減......
花在刪減的時間比寫文的時間還長呢Q__Q
畢竟要刪減的時候都會有點不捨啊......
(修文跟哀弔的時間也太長XD)

++++
第二章、突發

關上門,慕容紫英落了門閂……另一邊已經進去的雲天河正自顧自地摸索著房裡的擺設,不是很大的房間,對於尋常人這算是個足夠寬敞舒適的房間,但相較於雲天河來說,不會動沒有反應的物品擺設,比會動的人、獸更像是陷阱。
於是在這個房間裡,他實實在在地成了真正瞎子,確確實實的摸著這陌生的房間。

「……」已經很少見到雲天河這樣的模樣,不自覺得有點難過……但...
 

【情響百年迴】(一)

作者引言:

寫了快兩、三個星期,不小心爆了超多的字數才完成了這篇第一章。
反反覆覆的更改了語氣跟敘述的氣氛,好久沒有寫武俠氣息的電玩同人,有點掌握不住詞句跟氣氛。
在好友的開導下才好不容易從心魔中脫困,可能是想的太多,所以老是跟文章的靈感接不上線,但放縱了之後寫出來的成果還不錯。個人習慣從開頭就埋伏筆下去,所以老是考慮一開始就鋪陳背景會不會太沉重,反覆看了之後,卻覺得有居家美。意外的適合......

++++
第一章、觸

窗外的鳥鳴聲漸漸地清亮了起來,微涼的天氣也慢慢溫暖起來,明明眼前一片漆黑,卻能感覺的到晝夜的改變,不管是那溫度還是風摸起來的感覺與水氣,當然最初的時候是一點也無法懂得的,有時...
 

© murongyun | Powered by LOFTER